雷击木-雷击木鉴别-雷击木知识-雷击木欣赏

雷击木
雷击木知识、雷击木鉴别、雷击木欣赏

雷击木:流传上百年的珍贵法器,一段传奇的往事……

雷击木:流传上百年的珍贵法器,一段传奇的往事……

令牌,是道教乃至民间术法门派都至关重要的法器。顾名思义,令牌就像古时候将军领兵出征必须要带的虎符一样,是道士法师调遣法坛上兵将的关键,兵随将行,将听令调。民间法师可以没有法坛,但一定要有令牌。

令牌的主要材质为雷击樟木或雷击枣木,雷击木是道教认为最具辟邪效力的材料,因为道教律条中,最严酷的刑罚叫做“天罡雷灭形”,即雷雨天降下天雷将灵魂劈碎。妖邪鬼魅也因此最害怕天雷,被雷劈过的树木对邪魅有极强的震慑作用。通常有鬼怪附在树上修炼,上天诛杀妖邪,雷击这棵树的同时也为树灌注了雷的力量。

令牌的古法制作非常考究,要于黄历上的甲乙日取木料(甲乙日木气最盛,如果在春季,效力倍增),庚辛日开斧(庚辛日金气旺盛,开斧即开始雕刻),令牌的形状上圆下方,象征天圆地方。于火气旺盛之日用朱砂在令牌的一侧写“五雷号令”,再由工匠择日斋戒沐浴,把令牌打开一个口子,用秘制材料给令牌“装藏”。

装藏完成封口后,还要杀鸡祭炼、开光、设坛请雷神做法事,将天地自然中的雷霆之力加持在令牌上,令牌的制作才算完满。

据传,许多老令牌,都有法力高强的兵马跟随,行止有度,有“逢山开路、遇水搭桥、遇邪活斩、见鬼生吞”之能。

前几天,市里开中药铺的牛师傅打电话给我,让我去他店里,有一件事要请我帮忙,我欣然前往。我们是个封建迷信大省,自古巫医不分家,很多开中药铺的老师傅都还会些祖传的术法,牛师傅也不例外,除了日常帮人看病,也会做些驱邪收瘟的活计,我偶尔会找他喝茶聊天。牛师傅已是古稀之年,算是我的忘年交。

到了店里,牛师傅先递了支烟,我问牛师傅有什么事,牛师傅不紧不慢地从里屋捧出一块磨损颇严重的令牌来。

我接过来拿在手里,轻轻摇了摇,听见里面装藏的声音,说,这令牌,有年头了吧?

牛师傅说,有一百多年了,我爷爷的父亲就用了一辈子,传到我爷爷、我父亲手里又是好几十年,现在到我手里,边边角角都磨破了,你看看能不能帮忙修补一下。

我说,那没问题,包在我身上了。

牛师傅拍拍我的肩说,找个好工匠,贵点不要紧。

我说,那我就可劲儿选贵的啦。

牛师傅笑了笑,说,你要是修得漂亮,以后做法事遇见难题了,我这令牌的兵将可以随你调遣。

我说,当真?这里面是上坛兵马不?

牛师傅说,那肯定的,我这令牌还有个故事嘞。来来来,坐下喝茶慢慢聊。

牛师傅跟我诉说令牌的往事

牛师傅的父亲牛传厚曾是乡里远近闻名的老师傅,医术精湛,还会些驱邪结怨破煞的法子,乡亲们有什么疑难杂症了,就去找他,多半不会让人失望。

曾有一位客人的爱犬生病,市里的兽医都找遍了,都说没法子治,万不得已去求牛传厚。牛传厚倒也没生气,只开了一副药,给狗灌下去,第二天就好了,客人特别感激,给牛传厚送了一面锦旗,上面写着“妙手回春 救我狗命”,一直挂在牛传厚的药铺里。

很多年前,乡里有一户姓陈的人家要盖房子,是老式土木结构的,这种土木结构的房屋和现在的楼房不同,要先搭木头框架、架梁、压顶,再由匠人往木框架上糊泥,糊好后烧火烘干,最后由瓦匠铺瓦封顶。

瓦匠来铺瓦的时候,竹梯塌了,整个人从房顶上摔下来,瓦匠还一直念叨,说这竹梯捆扎得很结实,怎么会突然踩塌。

姓陈的这户人家也有点怀疑,是不是房子被人做了什么手脚了,但所幸之后铺瓦盖顶都没有人受伤,也就放心了,没有专门请人看风水破煞。

住进去之后发现不对了,每隔1个月左右,全家人要么都会在梦里被人揍一顿,早上起来筋疲力尽,浑身酸痛;要么就是一晚上都感觉在被人推下床,过程中似乎还有人来掐胳膊、挠头发。

主人觉得很蹊跷,这不正常,就依次请了看风水的、算命先生、道士、和尚,和尚还到家里去念了好几卷经文,但都没有任何作用,每个月都会间歇性的全家睡不好。

这种现象是很难见到的,如果在大城市里,流动人口比较多,很多道士都是骗人的,而一般的民间道士法师都有两把刷子,不然是根本无法在乡间立足的,做驱邪破煞做不好会被乡亲们骂得半死。

主家哭笑不得,置之不理吧,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难受,找人做吧,谁都解决不了,一年多时间,附近各门各派的民间法师术士都请了一遍,都做不了这事,最后有人建议他去找牛传厚,主家想着实在不行就死马当活马医吧,便去请了牛传厚。

牛传厚没有推辞,拿着令牌就去了陈家的宅子,只见他掏出令牌放在堂中,就掐了几个诀,念了几句不知是什么的咒,拢共不到5分钟,就说做完了。

主家觉得有点不可思议,其他人敲敲打打一整天都不好使,这五分钟就做完了?

主家也没太放在心上,认为牛传厚是个跑江湖的,就随手给了个小红包。牛传厚也没说什么,拿着红包就走了。

两个月之后,姓陈的这家人又跑去找牛传厚,重重地补上了一份厚礼,表达了歉意,牛传厚一打听,原来是自从上次自己去陈家宅子做过法事,陈家人再也没做过怪梦。但因为做的太简单了,之前陈家人没当回事,这次特意来感谢牛传厚的。

牛传厚跟陈家客套了一阵儿就把礼金收下了,这事就此完结了,也没再复发。

隔了很多年,牛传厚有一次去帮一个茶楼的建筑工地破煞,那个煞比较凶,工程公司的老板也是请了不少师傅都无法根除,最后也是听人说起,只好请到了牛传厚那里。

牛传厚就按照老样子带着令牌去了,做完了法事,正要收起令牌离去,一位工地上腿脚不太方便的木匠走上前来,对牛传厚说,几年前你是不是帮一个姓陈的家里做过法事?

牛传厚奇道,你是……

木匠侧过头冷冷地说,那家人是我搞的。

牛传厚头上一阵冷汗,感觉事情不妙,平时这种类似“斗法”的事情,“斗法”双方都不知道对方底细的,各做各的,做完就算。如果去打听的话,属于结了私怨了,对方处心积虑打听自己,可能不怀好意。

细细打量了一下木匠,长相平平,比自己年纪大些,没什么奇特的地方,就是腿脚不太方便,牛传厚心里一惊,心想,莫非是因为这件事把他腿给伤了,他要来报复自己?

想着想着,牛传厚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,说,你想怎么样?

木匠转回头说,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。我这腿打小就瘸,也跟你没关系,你的兵将厉害,但也未必能把我弄成这样。

牛传厚心里防备顿时放下了,感觉自己的脸也没那么僵硬了。

木匠接着说,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给他家下东西么?

牛传厚说,这我就不知道了,但你用的是鲁班术吧?

木匠点点头,说,我年轻的时候和姓陈那家人的侄女儿交好,都要定亲了,这家人说我是个废人。跟我对象家里说坏话,把我们的婚事搅和了,搅和黄了还到处说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在村里到处笑话我,弄得我我后来就一直打光棍。

牛传厚一拍脑袋,说,这些事情我倒是不知道了,这么说,我去帮他反而不该。

木匠说,我就想找机会报复他,但我瘸了一条腿,打也打不过他,也没他家有钱,不知道怎么办,后来终于打听到他家要盖房子。当然了,他知道我想报复他,不可能请我去做木匠活儿,我就想方设法跟他家请的木匠交朋友,请喝酒吃肉,终于能有机会下手了。

牛传厚说,你就直接做在他家房梁上了?

木匠阴阴道,本来我想下狠手的,但没想到那瓦匠从梯上摔下来了,他是无辜的。这是我和姓陈的私事,不应该连累别人,所以我隔天又去收了法。

牛传厚说,那之后他家里一直做噩梦鬼压床,都是你搞的?

木匠说,是,我那时候恨他恨得要死,仗势欺人,就给他家下害手。

牛传厚摸摸脑袋说,那我就有点不明白了,就是这么一个害手,咱们这个圈子里面,再狠的害手也能解,陈家说是请了不少师傅,道士和尚都请了,也破不了,是怎么回事?而且你这个害手也不重,就是做做噩梦鬼压床什么的。

木匠笑了,说,其实很简单,我每个月都去给他家重新下一次。他们解了之前的,我重新下一遍不就又出现了?

牛传厚恍然大悟,说,原来是这样啊。

木匠说,你能解,不是说你本事大。

牛传厚纳闷道,陈家后来都没事了,那是……?

木匠突然变得神色黯然,指了指牛传厚手里的令牌,说,我认识这个。

牛传厚说,这是我家传的令牌,用了好几十年了。

木匠说,那你姓牛?

牛传厚有点诧异,说,是啊,你怎么知道?

木匠说,牛大夫是你爷爷吧,他真的是个好人。

牛传厚说,是,我爷爷之前一直在村里帮人治病驱邪,不管有没有钱,只要求到他了,他肯定帮忙。

木匠说,我原来家不是这里的,是我爹带我逃难来的,到这里还是冬天,又冷又饿啊,我们都要饿晕过去了,路过你爷爷开的药铺我爹突然就走不动路了,你爷爷收留了我们,给我们吃的东西,还帮我爹治了风寒。

牛传厚绞尽脑汁想了下,说,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儿,我有印象,小的时候爷爷是帮助过一家来逃难的,我还记得那家人的孩子腿脚不好,原来是你啊。

木匠说,就是我。

牛传厚说,你们也没住几天,离开了之后呢?

木匠说,我爹觉得这样老是麻烦你们也不好,就说要走,你爷爷给了我们一点钱。我家是祖传的木匠,回头就去跟姓陈的那边村里落下脚了,做木匠活儿赚钱,后来攒下一点积蓄了,就想去报答一下。

牛传厚说,那我爷爷肯定不会收的。

木匠说,对,真是个好人啊,我们提着礼过去,你爷爷也没收,但是他说他有个令牌,用了太久了,有些磨损,想让我爹帮忙修一修。

牛传厚说,啊,原来这令牌是你家帮忙修的。

木匠有点激动地说,就因为这,我爹小心翼翼地把这令牌拿回来,非常仔细地修。我在一旁看着,我爹还说,这牛大夫是咱家的大恩人,一定要修得漂漂亮亮的。我也就记住了这块令牌的样子。

牛传厚都明白了,微微点点头,说,我还以为是我做完了以后你记恨上了,到处去打听我。

木匠恢复了淡然的神情,说,我没有打听过你,就算打听了也不记得了,你去给姓陈的他们家做的那天我就趴在不远处看,我看到你这块令牌了,我不想跟令牌的主人为难,就再也没去折腾他们家了。

牛传厚说,今天认出我来也是因为这令牌吗?

木匠感叹地说,是啊,这么多年过去了,也不恨他们家了。看到你这块令牌,突然想起来以前的事儿了,就想找你聊聊,我还是很想感谢一下牛大夫,可惜他已经不在了。

牛传厚跟木匠互相道别,从那以后,牛传厚再也没见过这木匠。

牛师傅讲完了这个故事很感慨,把令牌交到我手上。感觉沉甸甸的。

我们在生活中,有时候要做一些可能自己能力无法达到的事情,做成功了,未必是自己的功劳,也许是暗中有人相助。想要获得福报,其实很简单,多行善积德,多帮助他人。做法事也是一样的道理,千万不能因为自己能处理一些事情就心生傲慢,多结善缘,谦虚谨慎,才是万全之道。

本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| 当前页面:雷击木-雷击木鉴别-雷击木知识-雷击木欣赏 » 雷击木:流传上百年的珍贵法器,一段传奇的往事……

评论